没错,我就是那个坏妈妈 也许,在旁人眼里,我算一个好妈妈吧。放弃工作全职育儿,坚持母乳喂养从不间断,努力和孩子有效互动,看书反思写育儿文章。然而,我并不是,也不奢望成为完美的妈妈。有时候,我更愿意做一个坏妈妈。 01 保护不周的坏妈妈 家有小儿佑宝,除了睡觉,醒着的时候就是东奔西忙,上蹿下跳,俨然一只小猴子。他爱爬楼梯,爱钻橱柜,爱玩泥巴,爱一切我们大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。有时候,他坐在箱子里一动不动,奶奶戏之曰:小鸡抱窝。 近日雪事不断,天晴,大自然也给孩子们留下一大笔丰富的馈赠。孩子们把尘封在家里的小桶小铲子带上,到林子里玩雪。砌城堡、捏雪人、过家家,应有尽有。佑宝眼馋,也跟在大小朋友后面玩。他有时把冰块搬到石头上,有时用脚剁碎,然后一块一块送进垃圾桶。 他的小手冻得通红,引来旁边阿婆的关心。我尴尬地笑了笑,默默擦干他手上的水。我把树枝插在积雪里,佑宝学我;我用手指戳几个雪窝,佑宝学我;我把鹅卵石埋进雪里,佑宝没有学我,直接用小手扫开覆在小石头上的积雪。 玩雪过后,又到小广场上会小朋友。佑宝坐坐车,追追猫,晒晒太阳,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。忽而,小家伙举着食指喊“喔——喔——”,我细看,食指长了倒刺,还出血了。我心里抽动一下,然后安慰自己,玩耍过程中受点皮外伤没事的。回家后我给他每一个手指的指甲周围涂上木瓜膏,然后吹一吹。小家伙从此爱上涂木瓜膏,没事就煞有介事地举起食指圆着小嘴喊“喔——喔——”。 佑宝的小手上长了许多倒刺,跟他活泼好动的天性大有关系。玩雪的时候,小家伙不会控制力度,不下心把小手擦破了。也许,有人会问,怎不好好保护孩子呢?我想说的是,与孩子尽情玩耍获得的满足和快乐相比,擦破皮出点血算什么呢?(如果目光有杀伤力,此处我可能已经被击倒) 教育家蒙台梭利特别强调孩子的自主性,她认为,如果一个孩子在环境中的生长冲动受到阻挠,探索活动受到限制,心理上会发生歧变。 所以,就让我做一个保护不周的坏妈妈吧,宁愿忍受孩子的小手在雪中出血,也支持让他顺性而动好好玩耍的坏妈妈。 02喂养不周的坏妈妈 和许多家庭一样,我们家内部的育儿观念和方式也会非常不同。比如在饮食方面,分为三大派别:爷爷奶奶的喂养派,我的自主进食派,爸爸的中立派。好在奶奶在大方向上让我们做主,她常说,佑宝是我们的孩子,我们自己来做决定。 佑宝从六个月就开始自己抓饭吃,每一餐结束,餐桌上、地板上就跟打翻的调色板一样。冬天,奶奶坐不住了,担心佑宝吃不到热饭,伤了胃。我买来保温碗,让佑宝一勺一勺自己吃,我在旁边自顾吃自己的。变身只顾自己,不管孩子的坏妈妈。 吃饭,和穿衣、系鞋带等其他技能一样,不是生而就会的。忍受最初的脏乱,忍受偶尔吃得很少,也是为了后来良好饮食习惯的建立。 孩子体验世界的方式和我们大人是有本质不同。最初,孩子对这个世界并没有概念,他们是在主动探索中,与周围环境打交道的过程中逐渐建立起对世界的认识。因此,孩子的学习方式是从部分到整体的,从具体感知到抽象的概括。在做事的过程中,孩子才学会了辨声、辨色、辨形,学会了解决问题的方法。 孩子的学习和吃饭一样,也是需要做中学的。如果最开始就剥夺了孩子主动探索、事上磨砺的机会,孩子不但在精神上变得被动、不自信,在知识上也是浮光掠影、浅尝辄止。 本质上,这是儿童观的问题,是相信孩子是一个有无限潜能的独立个人,还是认为孩子是无能的附属?不同的儿童观,必然就产生不同的育儿方法。风靡世界的日本淬炼教育,一定秉持着信任儿童的儿童观。 03想做鸵鸟的坏妈妈 作为一个全职妈妈,每天卷入育儿、家务、自我建设、家庭建设的漩涡之中,遍尝酸甜苦辣人生百味。清晨,娃爬过来亲吻一下我的脸颊,就觉整个世界甜蜜蜜;晚间,却是最考验一个妈妈心性的时候,疲倦淹没了自己,你在做饭,碰巧这时候娃也状态不佳,粘着要陪,何以解忧,唯有躲到浴室深呼吸,否则就要开启狮吼模式了。 我是普通妈妈一枚,也有自己的喜乐哀愁。有的时候,我不想当一个好妈妈,就想做一只鸵鸟,躲到一个没有娃、没有生活琐事的地方自己静静。这时候,我就把佑宝扔给孩儿他爸,自己躲到附近的咖啡馆或者书店,泡上半天再出来,顿觉内心清明,世界美丽。 不管娃不管家,也许在传统的观念里,是为不贤惠。那又如何呢,我只是偶尔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罢了。 让一个人步履不停地照顾娃,服务一个家,多么反人性的婚育观啊。小孩需要自己的秘密空间,我们大人也需要啊。我们需要不断从日常中抽离出来,重整自己,重新出发。找到让自己舒服的节奏,不为难自己,也是全职妈妈的一种自我救赎吧。 写在最后: 历史上,我们的许多母亲处于尼采“精神三变”的第一阶段,即负重的骆驼阶段,她们充满英雄主义的自我牺牲精神,充满了义务、责任,永远没有自我的片刻栖息,她们以可歌可敬的方式把自己献给了孩子,献给了家庭,独独没有好好浇灌自己心头的那一朵花。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许多女性已经能够对应当做的义务说出“不”字,能够为自己创造自由。狮子精神已经悄悄在女性身上萌芽,负重的骆驼总是说“你应当”,勇敢的狮子则会坚定地说出“我要……”,“我有为自己的人生做主的自由”。 当女性打破“重压之魔”,她有权自己来决定是否生孩子,怎么运用爱和智慧抚育孩子,她对儿童的爱和关怀完全出于自然,没有任何锁链的牵制,她和孩子之间的情感舞步才会变得轻快和谐。 所以有时,我是一个自由的,坏妈妈。

2018-02-20 16:14最后修改  1204人阅读